穆罕默德·纳吉布拉

编辑:婉约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7-06 20:26:57
编辑 锁定
同义词 纳吉布拉一般指穆罕默德·纳吉布拉
穆罕默德·纳吉布拉·阿赫马德扎伊博士(英文:Dr. Mohammad Najibullah Ahmadzai ,普什图文:محمد نجيب الل‎)(1947年8月3日,喀布尔,——1996年9月28日,喀布尔。)阿富汗民主共和国最高领导人。1986年5月4日——1990年6月27日任阿富汗人民民主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1987年9月30日——1987年11月30日任阿富汗民主共和国革命委员会主席团主席;1987年11月30日——1992年4月16日任阿富汗共和国总统,1990年6月27日——1992年4月16日任阿富汗祖国党主席。1992年4月16日辞职,后到联合国驻喀布尔办事处避难。1996年9月,塔利班武装攻入喀布尔,于27日将其残酷处死。[1] 
中文名
穆罕默德·纳吉布拉·阿赫马德扎伊
外文名
 Mohammad Najibullah Ahmadzai
别    名
“公牛”
国    籍
阿富汗
民    族
普什图族吉尔扎伊人
出生地
阿富汗王国喀布尔
出生日期
1947年8月3日
逝世日期
1996年9月28日
职    业
革命家政治家医生军人
毕业院校
喀布尔大学医学院
信    仰
伊斯兰教社会主义马克思列宁主义共产主义
主要成就
阿富汗人民民主党第4任中央委员会总书记
阿富汗民主共和国第4任革命委员会主席团主席
阿富汗民主共和国第1任总统
政    党
阿富汗人民民主党
军    衔
中将
学    位
博士
部    族
阿赫马德扎伊部落
宗    教
伊斯兰教逊尼派

穆罕默德·纳吉布拉人物简介

编辑
穆罕默德·纳吉布拉(Mohammad Najibullah,1947年8月3日——1996年9月28日)
原阿富汗人民民主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阿富汗祖国党中央委员会主席,阿富汗民主共和国总统兼部长会议主席、保卫祖国最高委员会主席、武装部队总司令。

穆罕默德·纳吉布拉人物传记

编辑

穆罕默德·纳吉布拉早年生涯

1947年8月3日生于阿富汗喀布尔市一个富商兼官僚家庭,祖籍阿富汗帕克蒂亚省首府加德兹和赛义德卡拉姆之间的梅兰村,属普什图族中势力强大的阿赫马德扎伊部落(普什图族主要支系吉尔扎伊族的一支),其祖父曾任该部族酋长。父亲曾是阿富汗驻巴基斯坦商务官员。纳吉布拉幼年随父亲在巴基斯坦的白沙瓦居住12年,直到20世纪50年代末才返回喀布尔上学。先后就读于喀布尔哈比比亚贵族学校、克什米尔巴拉穆拉圣·约瑟中学和喀布尔大学[2] 
1965年加入阿富汗人民民主党,1967年4月人民民主党分裂为“人民派”和“旗帜派”两派,纳吉布拉属巴布拉克·卡尔迈勒领导的“旗帜派”。1975年毕业于喀布尔大学医学院,获医学博士学位。在校期间曾因参加反政府的政治活动而两度被捕入狱。毕业后,他一边从事医务工作一边进行政治活动,在“旗帜派”领袖卡尔迈勒任国会下院人民院议员(1965~1979年)期间,纳吉布拉是他的亲密助手和警卫,很受卡尔迈勒和克格勃在阿富汗分支组织的信任。由于他精力充沛,高大强壮,声若洪钟,被人称为“公牛”。1977年7月人民民主党“人民派”和“旗帜派”两派重新合并后,纳吉布拉当选为该党中央委员。[2-3] 
1978年4月,阿富汗人民民主党发动军事政变推翻达乌德政权后,纳吉布拉任阿富汗革命委员会委员。同年7月,“人民派”和“旗帜派”因争权夺利再起冲突,纳吉布拉被排挤出中央,外放驻伊朗大使。同年11月总书记努尔·穆罕默德·塔拉基全面清洗“旗帜派”,纳吉布拉和卡尔迈勒等“旗帜派”成员被开除党籍,流亡苏联和东欧。[2] 
穆罕默德·纳吉布拉 穆罕默德·纳吉布拉

穆罕默德·纳吉布拉KHAD首脑

1979年12月苏联出兵入侵阿富汗后,纳吉布拉与卡尔迈勒一起被送回国内。回国后,根据苏联克格勃主席安德罗波夫大将的指示,纳吉布拉奉命解散原来的国家安全机构(KAM),另组国家情报服务总局(KHAD),1980年1月11日——1985年11月21日任局长,被授予少将军衔。1981年6月当选为阿富汗人民民主党中央政治局委员。1983年4月晋升中将军衔。1985年11月任阿富汗人民民主党中央书记处书记,卸任情报局长职务,负责统管情报总局、武装部队、警察、民兵,掌握了喀布尔当局的实际权力。1986年1月当选为革命委员会主席团委员。[2] 
纳吉布拉领导的KHAD等同于苏联的克格勃,在纳吉布拉主持安全工作的六年时间里,KHAD从初建时的120人扩充至25000~30000人,到1986年更扩充至8万人。KHAD的工作人员是阿富汗民主共和国国家机关中薪资待遇最高的,因为它主管的政治灌输和意识形态控制方面的工作是重中之重。纳吉布拉曾说:“他们是一手拿着武器,一手拿着书本”。[5] 
KHAD对阿富汗百姓进行无孔不入的监视、搜捕和审讯。他们对反对者极为残酷,动用了从烟头到最先进的电刑等所有手段,极少有人能挺得过去,包括妇女儿童在内的很多人都惨死在审讯中。不久纳吉布拉就有了一个血腥的外号“屠夫”。纳吉布拉直接向苏联克格勃汇报,并且KHAD的预算很大一部分来自苏联。[6] 
纳吉布拉和戈尔巴乔夫 纳吉布拉和戈尔巴乔夫

穆罕默德·纳吉布拉主政喀布尔

鉴于卡尔迈勒上台六年却政绩不佳,阿富汗国内局势不断恶化,驻阿苏军在阿富汗战争的泥潭越陷越深,这促使克里姆林宫决意“换马”。苏联方面早在1983年就开始讨论“后卡尔迈勒时代”的问题,安德罗波夫、鲍里斯·尼古拉耶维奇·波诺马廖夫、德米特里·费多罗维奇·乌斯季诺夫都倾向于纳吉布拉,只是在当时他并不是唯一的替代人选,前安全机构(ASGA)头子阿萨杜拉赫·萨尔瓦里和前革命委员会主席阿卜杜勒·卡迪尔都在备选名单之列。[7] 
1986年在决定卡尔迈勒个人前途命运和由谁来接替他的苏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克格勃主席维克托·米哈伊洛维奇·切布里科夫大将提出由自己的同行、阿富汗国家情报局负责人纳吉布拉接替。切布里科夫还归纳出了纳吉布拉的几个可取之处:一、纳吉布拉年轻,只有39岁,正是治国的黄金年龄;二、纳吉布拉是阿富汗过去几年中少有的“政绩突出者”之一;三、纳吉布拉受过克格勃的训练,又是阿富汗“四月革命”后革命委员会的正式成员;四、纳吉布拉与苏联有着丰富的合作经验,是苏联驻阿克格勃头目彼得罗夫的最佳合作者;五、纳吉布拉是普什图族人,与阿富汗人民民主党的大多数党员属于同一民族。[8] 
切布里科夫的提议得到苏共中央总书记戈尔巴乔夫的赞同。事实上,纳吉布拉是他早就与切布里科夫一同选定的人选,这次会议上的表演只不过是他们合伙演给大家看的“双簧”而已。看到与会者均未提出什么反对意见,戈尔巴乔夫宣布:纳吉布拉将成为卡尔迈勒的继任者。就这样,体大笨重、声如洪钟、外号“公牛”和“屠夫”的纳吉布拉在莫斯科被苏共中央政治局钦定为阿富汗新一任领导人。[8] 
1986年5月4日在阿富汗人民民主党中央委员会第18次全体会议上,纳吉布拉接替卡尔迈勒,任阿富汗人民民主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卡尔迈勒仍保留革命委员会主席团主席,形成纳吉布拉、卡尔迈勒、基什特曼德“三驾马车”的集体领导体制。但是,卡尔迈勒在党内依然有很强的影响力,苏联领导层最初想让卡尔迈勒缓慢地淡出政坛,当纳吉布拉向莫斯科抱怨卡尔迈勒妨碍他的“全国和解计划”时,苏共中央政治局决定让卡尔迈勒立刻“走人”,这项动议由安德烈·葛罗米柯、尤里·沃龙佐夫、谢瓦尔德纳泽阿纳托利·多勃雷宁、维克托·切布里科夫提出。1987年11月24日,卡尔迈勒被解除党内外一切职务,体面地流放到莫斯科,非党人士哈吉·穆罕默德·昌卡尼接任革命委员会主席团主席。1987年9月30日,纳吉布拉任阿富汗民主共和国革命委员会主席团主席,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2] 

穆罕默德·纳吉布拉纳吉布拉时代

编辑

穆罕默德·纳吉布拉为政举措

纳吉布拉在上台的同时制定并实施“全国和解计划”,1986年9月成立全国和解委员会,提出自1987年1月15日起实行半年停火、邀请穆斯林游击队组织领导人参加“民族和解政府”的建议,与穆斯林游击队举行谈判,但因双方分歧太大,政府的建议遭到游击队的拒绝,双方再度爆发激战。尽管和解计划受挫,政府却招募了大批亲喀布尔的民兵,在许多方面,纳吉布拉的“全国和解”受到越来越多的城市居民的欢迎和对他的统治的支持,阿富汗国防军的力量得到加强,1988年阿富汗政府武装力量达32万人。1987年9月11日,颁布法令,允许新成立的政党合法化,并说阿富汗政治体制的基础应建立在多党制之上。宣布将建立有反对派参加的联合政府,同年阿富汗举行地方选举。新宪法设立一个两院制的大国民议会(梅利舒拉),由一个参议院(长老院)和一个众议院(人民院)组成,总统由间接选举产生,任期7年。新政党都必须遵循反对殖民主义、帝国主义、新殖民主义犹太复国主义种族歧视种族隔离法西斯主义的原则。[2]  [9-10] 
1987年11月30日经阿富汗大支尔格会议选举就任阿富汗民主共和国总统,12月10日正式宣布阿富汗民主共和国改名称为阿富汗共和国。纳吉布拉任总统后,进一步表示“和解”姿态,恢复了传统的黑红绿三色国旗,修改了国徽图案,在新宪法中规定伊斯兰教国教,放宽土地占有者的占有限额,并给清真寺以优惠照顾。[2] 
1988年4月15~16日,阿富汗举行了议会两院选举,人民民主党赢得人民院一共234个议席中的46个,人民民主党领导的统一战线组织祖国阵线赢得45席,新的左翼政党占24席,从而确保了人民民主党在议会的优势地位。虽然穆斯林游击队抵制选举,但政府仍空置了人民院234席中的50席和长老院的少数席位,希望游击队结束武装斗争和参加政府。[10] 
在经济方面,纳吉布拉继续延续了卡尔迈勒的经济政策,扩大与苏联和东欧的经贸关系,鼓励私营经济的发展。1986年1月开始执行一个经济和社会发展五年计划。根据计划,经济增长率将由1985年以前的每年增长不到2%,计划增长25%,工业增长28%,农业增长14~16%,国内贸易增长150%,对外贸易增长15%。但正如预期的那样,直到1992年3月,计划各项指标和每年2%的经济增长没能实现。1990年宪法给予私营部门应有的重视,主要体现在宪法第20条关于成立私人公司以及第25条鼓励外商投资私营企业。[11] 
1988年4月7日在塔什干与戈尔巴乔夫发表联合声明,宣布关于政治解决阿富汗问题协议的“最后障碍已经消除”,苏联准备从5月15日开始撤军。4月14日在联合国秘书长德奎利亚尔主持下,喀布尔当局和巴基斯坦代表签署了政治解决阿富汗问题的协议,规定苏联占领军从5月15日开始撤军,在9个月内撤完。同年5月宣布扩大政权基础,任命非党人士穆罕默德·哈桑·沙尔克为总理,另一些非党人士分别担任副总统、副总理和部长,但他强调不允许反对派夺权,反对派中的极端分子不得参加联合政府。1989年2月15日宣布苏联已完成从阿富汗撤军计划,十年阿富汗战争宣告结束。[2] 
此后,穆斯林游击队加紧向政府军发动进攻。1989年2月18日,纳吉布拉总统宣布阿富汗全国处于紧急状态,2月19日成立最高国防委员会,出任主席,接管政府权力,兼任部长会议主席(为政府首脑,另有部长会议执委会主席行使总理职权)。1990年5月2日宣布取消实施的紧急状态。1990年6月26日—27日,主持召开阿富汗人民民主党第二次代表大会并做政治报告,报告称人民民主党执政以后由于对国内社会和国际形势缺乏全面了解,推行一系列急躁冒进的政策,犯了错误。称苏军进入阿富汗“不符合阿富汗的民族利益”,是“党和国家历史上痛苦的一页”。这次大会决定阿富汗人民民主党改为阿富汗祖国党,纳吉布拉当选为祖国党主席。[2] 
在“二大”期间,与会代表有60%是激进的社会主义者,大会上,主张党的“伊斯兰化”和主张捍卫“四月革命”成果的两派之间爆发了激烈的辩论。纳吉布拉的全国和解政策在全党尤其是在“旗帜派”遭到很多人的反对。纳吉布拉为了安抚党内反对派,强调他不会放弃四月革命后取得的成果,相反会竭力维护它,不会放弃一党专政、或者去和反动的毛拉们合作。[10] 

穆罕默德·纳吉布拉内外交困

1990年夏天,阿富汗政府军处于防御态势,至1991年年初,阿富汗政府仅能控制全国10%的地区。在莫斯科,只有克留奇科夫和谢瓦尔德纳泽主张继续援助纳吉布拉政府,但克留奇科夫在1991年“8.19事件”失败后被逮捕,谢瓦尔德纳泽也在1990年5月辞去苏联外长职务,在苏联领导层不再有任何亲纳吉布拉的人。1991年末,美苏经过多次谈判一致同意从1992年1月1日停止向阿富汗各派提供武器。事实上,苏联在“8.19事件”后,陷入严重的政治和经济危机,根本无暇顾及纳吉布拉,随后苏联解体叶利钦俄罗斯联邦也不愿意继续援助纳吉布拉政府,他认为这是“苏联的遗物”。1991年秋天,纳吉布拉写信给谢瓦尔德纳泽:“我并不想成为总统,是你说服了我,说坚持就可以了,并承诺给予支持,现在,你抛弃了我和阿富汗共和国的命运”。与此同时,美国却从未遵守与苏联达成的协议,仍继续向穆斯林游击队提供援助。[12] 
喀布尔当局的经援被切断后造成食品、燃料短缺,人民怨声载道。加之执政的祖国党分裂,反纳吉布拉的势力急剧扩大,甚至与穆斯林游击队联系。在伊朗、巴基斯坦和西方国家的支持下,穆斯林游击队加强进攻,接连攻下几个省,对喀布尔形成南北夹击之势。此外联合国关于政治解决阿富汗问题的和平计划也是纳吉布拉下台的催化剂,使政府军斗志瓦解。[2] 
穆罕默德·纳吉布拉 穆罕默德·纳吉布拉

穆罕默德·纳吉布拉倒台和避难

编辑
在内外交困的压力下,1992年3月18日,纳吉布拉向全国发表电视讲话,表示同意交权。1992年4月7日宣布他已准备提前交权,将不等待在联合国主持下向穆斯林游击队交权的日程安排。事后即将其家属送往国外。同年4月16日正式卸去总统职务,由4名副总统和4名高级将领组成联合委员会接管权力,国防部副部长阿卜杜勒·拉希德·杜斯塔姆将军任委员会领导人。随后,在印度使馆的安排下,纳吉布拉准备乘飞机流亡国外,在赴机场途中被杜斯塔姆控制下的喀布尔当局民兵截回,躲进联合国驻喀布尔的办事处避难。[2] 
杜斯塔姆曾经是深得纳吉布拉倚重的实力派将领,他与游击队领导人马苏德达成秘密协议,杜斯塔姆放马苏德进入喀布尔。拦截纳吉布拉出逃则被视为他向穆斯林游击队作出的一种政治姿态。接管政权的阿富汗伊斯兰圣战者“七党联盟”知道纳吉布拉在国际上有一些声望,尚未轻举妄动,因此只是派士兵团团围住办事处。穆贾迪迪、拉巴尼、马苏德等阿富汗伊斯兰国领导人多次表示愿意赦免纳吉布拉和喀布尔政权的官员。[12] 
纳吉布拉时期的阿富汗政府军 纳吉布拉时期的阿富汗政府军

穆罕默德·纳吉布拉惨死街头

编辑
1992——1996年,纳吉布拉一直在联合国驻喀布尔办事处避难,并等待联合国通过谈判寻求到印度的安全通道。在此期间,阿富汗局势又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阿富汗内战并没有随着纳吉布拉政权的垮台而结束,阿富汗反政府穆斯林武装内部派别林立,并且互相敌视。在失去了共同的最大敌人之后,他们的内部矛盾骤然上升。[13] 
就在纳吉布拉倒台后的第10天,昔日参加抗苏圣战的各派穆斯林游击队为了争权夺利发生内讧,彼此间相互攻杀,阿富汗陷入了旷日持久的军阀混战。在1992——1996年的四年时间里,阿富汗各方诸侯势力你方唱罢我登场,只顾自相火并,也就无人理会纳吉布拉。
纳吉布拉兄弟 纳吉布拉兄弟
1994年10月塔利班势力蓬勃兴起,横扫国内一切反对势力,并于1996年9月攻入了喀布尔,封锁了该市。当塔利班即将攻入喀布尔时,马苏德曾两次为纳吉布拉提供离开的机会,尽管他们是政敌,但马苏德从幼年时便认识纳吉布拉,两人曾住在同一个街区。纳吉布拉拒绝了,他相信塔利班,吉尔扎伊-普什图人喜欢纳吉布拉,同为普什图族的塔利班应该会饶他一命,也不会伤害他。就在纳吉布拉落入塔利班之手的前一天,当有三个人找到纳吉布拉兄弟,劝说其与他们一同逃离喀布尔时,他们拒绝了。后来的事实证明这是一个致命的错误。[14] 
在塔利班看来,纳吉布拉这个“屠夫”必须“严惩”。
当时联合国副秘书长古尔丁正在喀布尔,他希望能帮纳吉布拉离开喀布尔,古尔丁带着阿拉伯文版的《联合国宪章》面见塔利班领导人,希望他们能尊重人权,不要滥杀,塔利班领导人“研究”了《联合国宪章》,但是终究没有理会他的建议。[15] 
1996年9月27日,塔利班士兵找到了纳吉布拉的藏身之处,咆哮
穆罕默德·纳吉布拉(吊立者)被处死 穆罕默德·纳吉布拉(吊立者)被处死
着冲进去将纳吉布拉抓住,并根据塔利班“理解”的伊斯兰教义进行了“审判”,判决纳吉布拉死刑。
塔利班士兵先在众人面前将纳吉布拉口中塞满钞票,再将其生殖器割下,然后把惨叫不止的纳吉布拉拴在一辆吉普车下,围着总统府拖了好几圈,直到纳吉布拉被折腾得奄奄一息,才最后用乱枪结果了他的性命,接着他的尸体被悬挂在城市广场的灯柱上示众,一周后,纳吉布拉腐烂得面目全非的尸体被扔进了臭水沟(他的兄弟也在同一天被处死)。塔利班借此向公众显示一个新的时代的开始。[15] 
穆罕默德·纳吉布拉(中)及其兄弟被处死 穆罕默德·纳吉布拉(中)及其兄弟被处死
最初,塔利班以纳吉布拉兄弟的“罪行”为由拒绝按“伊斯兰仪式”安葬他们。几经交涉,纳吉布拉兄弟的尸体后来被移交给国际红十字会驻帕克蒂亚省的派出机构,转交阿赫马德扎伊部落以传统仪式安葬。[16] 
塔利班处决纳吉布拉遭到国际社会,尤其是穆斯林世界的广泛谴责,联合国发表声明强烈谴责这一残暴行径,并称这样的谋杀将进一步动摇阿富汗的局势。塔利班则以缺席判处拉巴尼、马苏德、杜斯塔姆死刑作为强硬回应。[16] 
一贯支持纳吉布拉的印度公开谴责这一暴行,并开始支持马苏德的“北方联盟”以遏制塔利班势力的扩张。[17] 
处决纳吉布拉成为导致塔利班政权和国际社会关系紧张的主要因素之一。

穆罕默德·纳吉布拉家室

编辑
1992年在叛军攻陷喀布尔之前,纳吉布拉让妻子、岳母和3个女儿搭乘最后一班飞机亡命新德里,而他自己没来得及出逃,只能藏匿在联合国驻喀布尔的办事处中,一呆就是4年。1996年9月,塔利班拿下喀布尔后,将纳吉布拉活活打死,并将其遗体悬挂在城市广场最显眼的地方示众。一周后,面目全非的遗体被扔进了臭水沟。[18] 
2004年的报道显示,纳吉布拉的妻女居住在新德里一幢高墙围绕的院子里,没有门牌号,四周都是监视器。她们享受的是“Z+”的最高级保护,约有50名士兵昼夜守护,其排场与印度总理不相上下。房顶上还不时有直升机巡逻。这已是她们在印度的第三处庇护所了。她们先是住在城南,后来出于安全考虑,搬到了印度政府部长及军方高级将领居住的富人区。[18] 
她们的昔日邻居回忆道:“这家人活得如同惊弓之鸟。因为害怕被暗杀,头两年压根就不敢出门,餐食都是送到府上。后来风声不紧了,晚上才敢上街。后来,3个女孩开始上学,但仍是两点一线,从家到学校,然后回家。她们出手显然不阔绰,买东西总是讨价还价。” 印度政府每月发给她们每人60美元。居住、警卫和学习都是免费的。纳吉布拉的一个女儿在家中搞网页设计,还有个女儿在刻苦学习英语,希望进入美国军队工作。[18] 
树高三尺,落叶归根。纳吉布拉的夫人希望在有生之年返回故土。2001年塔利班统治被推翻后,她向阿富汗驻印使馆提出回国的要求。但对方劝她打消这一念头:纳吉布拉在阿富汗结下了太多的“血海深仇”,她若是回国,在机场就可能被暗杀。[18]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 1.    Mohammad Najibullah  .Wikipedia[引用日期2014-03-23]
  • 2.    《世界政治家大辞典》编委会.《世界政治家大辞典》(上册).北京:人民日报出版社,1992年:第39~41页
  • 3.    《各国首脑人物大辞典》编委会.《各国首脑人物大辞典》第一版.北京:中国社会出版社,1991年11月:第11~12页
  • 4.    《当代国际人物词典》编写组.《当代国际人物词典》第二版.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89年:第366页
  • 5.    J. 布鲁斯·阿姆施蒂茨(1994).《阿富汗:历史与现状》. DIANE Publishing. p.152. ISBN 0-7881-1111-6.
  • 6.    爱德华·吉拉德特 (1985).《阿富汗:苏联的战争》. 泰勒&弗朗西斯出版集团. p.124. ISBN 978-0-7099-3802-6.
  • 7.    阿尔捷米·卡利诺夫斯基.《一个漫长的告别:苏联从阿富汗撤军》.马萨诸塞州剑桥:哈佛大学出版社,2011年
  • 8.    史海回眸 苏联扶植的阿富汗政权  .人民网[引用日期2014-03-22]
  • 9.    《世界区域调查:远东和大洋洲2003》,劳特利奇出版集团,第65页,国际标准书号978-1-85743-133-9。
  • 10.    安东尼·朱斯托齐(2000年)。《1978——1992年阿富汗的战争、政治和社会》,伦敦:赫斯特出版集团,第161页,国际标准书号978-1-85065-396-7。
  • 11.    扬·米歇尔·奥托(2010年)。《伊斯兰教法体系:十二个穆斯林国家的法律制度的历史与现状的对比概述》。阿姆斯特丹大学出版社。第289页。国际标准书号978-90-8728-057-4。
  • 12.    罗德里克·昆汀·布雷斯韦特爵士.《阿富汗纪实:俄罗斯在阿富汗,1979——1989》.纽约:牛津大学出版社,2011年
  • 13.    苏式撤军留下无尽战乱  .人民网[引用日期2014-03-22]
  • 14.    菲利普·诺顿,迈尔斯·科斯特洛。《“地狱先生”:哈米德·卡尔扎伊战后执政,后塔利班时代的阿富汗》。伦敦,《泰晤士报》
  • 15.    1996年塔利班处决阿富汗前总统:割下体后枪毙暴尸  .凤凰网[引用日期2013-01-27]
  • 16.    艾哈迈德·拉希德(2000),《塔利班:伊斯兰、石油和新的大博弈在中亚》,伦敦,I.B. Tauris出版公司。第49页。 国际标准书号ISBN 978-1845117887。
  • 17.    彼得·皮戈特.《加拿大在阿富汗:战争至今》.多伦多:Dundurn出版有限公司,2007年:第54页
  • 18.    俄罗斯周刊报道:三个国家落难的“公主”  .新华网[引用日期2014-08-17]
词条标签:
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