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大理农民工徙步回家事件

编辑:婉约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1-15 16:51:06
编辑 锁定
2015年2月14日下午,云南大理数十名农民工在大理海东山地新城中心片区桥隧项目工地上干了一年多的活后,在临近年关前,向工程方“中国太平洋建设集团下设机构苏辰公司”多次讨要工资无果和没钱买车票的情况下,思乡心切的他们被逼选择从云南大理徒步回老家过年。[1] 
当日他们走出两小时后,工头赶来给每人送上千元路费。15日晚,个别民工如愿回到四川广元。
2月16日,大理市已成立了综合协调工作组,要求苏辰建设集团桥隧项目部进一步加强兑付工作。[2] 
中文名
2·14大理农民工徙步回家事件
发生时间
2015年2月14日
事件结果
100人被打,14人被拘

2·14大理农民工徙步回家事件事件背景

编辑
辛苦工作,云南大理数十名农民工在大理海东山地新城中心片区桥隧项目工地上干了一年多的活。
临近年关,向工程方“中国太平洋建设集团下设机构苏辰公司”多次讨要工资无果,没钱买车票,思乡心切。
被逼选择,从云南大理徒步回老家过年。[1] 

2·14大理农民工徙步回家事件事件经过

编辑
2015年2月,一部分工友多次讨薪,双方争执不断,招致100多个工友被拘留和殴打,至今还有14名工友在看守所。[1] 
讨薪不成
发微博说要从大理走回四川
2015年2月14日,名为“苏辰的农民工”的网友图文并茂地发了一组微博,很快,这组微博被成百上千的网友转发。转发原因是这组微博戳中不少网友泪点—临近年关,讨薪无果的民工决定从大理徒步走回四川老家。
“苏辰的农民工”在微博中说,他们数十位民工在大理一桥隧项目工地上干了一年多的活,工程方一直未付薪酬,苦无办法的他们决定从云南大理徒步回老家过年。晒出的数十张照片,记录了他们从离开工地,到准备徒步回家的全过程。照片显示,10多位民工在宿舍打包好行李,并一起举着求助牌在大理火车站合影。最后,背着行囊、拖儿带女地行走在公路上。[2] 
微博直播
走了两小时工头追上送路费
15日下午,@苏辰的农民工,他叫尚发梦,四川绵阳人。“我们现在没走路了,搭的顺风车,已经到了西昌。”尚发梦说,多次讨薪无果后,没钱买车票的他们一起到了大理火车站,举着牌子向好心人寻求帮助。
其中,一名女子带着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她举着的求助牌上写着:“回四川广元过年,求助路费500元,谢谢好心人”。这位女士叫陈玉梅。有人想到发微博徒步回家后,她抱着女儿走在队伍的最前面,而尚发梦则一路走一路帮他们拍照,并在微博上直播徒步回家的过程。
“大概走了两个小时,工头开着车追上了我们。”尚发梦说,在祥云县,工头给我们每人发了1000元作为路费,剩下没要到的,工头在大理继续讨薪,说是要到了就打到工友的账上。
其间,一名在大理工作的绵阳好心司机联系上尚发梦和另外3位老乡,要免费送他们回家。而陈玉梅也和女儿成功搭上了一辆回乡的顺风车。[2] 
搭车回乡
工友 称“没钱不好意思进门”
15日晚8点过,再次联系陈玉梅时,她说,自己和女儿马上就要到广元了。虽然快到家了,陈玉梅却在电话那头哭了起来,“家里还等着用钱,这1000块钱,咋个有脸进门哦。”她说,因为多次讨薪,丈夫滞留在大理,而公婆病重,生命垂危。
同时,尚发梦等4人已到了绵阳,很快就能见到儿子。与往年不一样的是,除了1000元,他没有给儿子带任何礼物。“这两天吃饭、喝水花了一些,现在包包头就几百块钱了。”
尽管几人已在数百里之外,陈玉梅和尚发梦等人都在密切关注着大理那边的消息,时不时给留在大理的朋友打电话询问进展。[2] 

2·14大理农民工徙步回家事件事件结果

编辑
没拿到辛苦工作一年的血汗钱。
100多名工友被拘留和殴打。
14名工友进看守所。
选择徒步回家。因家中大多都是上有老,下有小,这些工友都是家中的顶梁柱,没讨到钱,也要回家过年,而当了一年多的“杨白劳”,早已是身无分文,没有回家的路费,只能选择徒步回家。[1] 
官方回应
已成立工作组 督促公司及时兑付
15日下午5时许,大理海东开发管理委员会在其官方微博通报称:2014年10月,由于苏辰建设集团桥隧项目部与其下属的部分工区因为工程款、材料款、人工费用等产生纠纷,陆续出现讨薪情况。大理海东开发管委会发现这一情况后,为维护民工合法权益,介入开展工作,督促苏辰建设集团桥隧项目部认真履行企业责任,及时兑付相应款项,要求企业绝不允许发生拖欠民工工资的情况。
苏辰建设集团桥隧项目部已向下属各工区支付款项1.15亿元,但部分工区以“要求改变双方原来约定的款项支付方式”为由,拒绝支付给部分具体施工队、组相应款项。苏辰建设集团桥隧项目部与下属部分工区多次进行协商,双方一直未达成一致意见。
大理市已成立了综合协调工作组,要求苏辰建设集团桥隧项目部进一步加强兑付工作。[2] 

2·14大理农民工徙步回家事件事件影响

编辑
向工程方讨要自己应得的工钱,反倒换来有的被拘留,有的被殴打的凄惨下场,还有多名工友被关在看守所。
讨薪之路难以走通,而家也不能不回,这些欠薪企业正是看中了这些农民工归家心切的心理,所以一拖再拖。虽然被欠薪民工急着拿钱回家,但如果在年前拿不到钱,一般也不会守在这里过年,待到他们回家过年了,这事也就过去了,自己又赖了民工一年的工钱!民工讨回自己劳动所得就会更加渺茫,甚至这些已经回家的民工,可能来年不再回来,这些拖欠的农民工工钱,被要回的一天就更加无期。
这些被欠薪的农民工回家了,“老赖”们则高兴了,事件正像他们打的如意算盘一样发展。
但这些没能讨到自己辛苦工作一年多工钱的农民工,将在寒冬徒步数百公里甚至上千公里回家,想来都令人心寒。
早在2011年2月25日,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九次会议表决通过的《刑法修正案(八)》中明确列入了“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坊间称之为“恶意欠薪罪”。
但现实中,“恶意欠薪罪”却没能得到有力执行,一些“老赖”仍然横行无忌,没有受到法律的制裁。就在日前,媒体曝光,一些地方存在“排雷式清欠”的现象,也就是媒体曝光了,才会引起相关部门重视,对其予以解决,而未被媒体曝光,没引起领导重视的欠薪事件,则无关紧要,会被丢于一边。
另外,我国在2004年就出台了《建筑领域农民工工资支付管理暂行办法》,规定企业应按有关规定缴纳工资保障金,存入当地政府指定的专户,用于垫付拖欠的农民工工资。
时值年关,总是层出不穷一些农民工讨薪事件,显然一些地方并没能按照相关规定执行,没能保护好农民工的正当权益,造成农民工权益受损。
相关职能部门应该高度重视每一起欠薪事件,严厉查处与惩戒“老赖”,而对于那些不作为的相关部门也应该采取问责,相关部门没有压力,便没有动力,这些将直接导致农民工的权益被损害。
还有多少没能拿到工钱的农民工徒步在返乡的路上?
相关部门应该替其讨到工钱,让他们能高兴而舒服地坐上火车或汽车,返回自己朝思暮想的故乡,而不是垂头丧气地徒步回家。
这不仅是农民工的辛酸,也是相关部门的失责与耻辱。[1] 

2·14大理农民工徙步回家事件事件启示

编辑
网友:讨薪也需要这样的大智慧
云南大理和四川广元,两地间有1300多公里的路程。年关临近,四川广元的陈玉梅抱着女儿,却疲惫地走在从大理返乡的公路上。
和他们一起的,还有来自绵阳、自贡等地的十多位川籍民工。他们原本没打算徒步走到家,在连续发出“讨薪无果,徒步走回四川”的多条微博后,终于引起了全国网友的关注。在走了两个小时后,工头开车追上他们,分别给了每人1千元路费。他们的徒步返乡之路终于如愿终结,改为搭乘顺风车回家。15日晚,陈玉梅如愿回到广元。然而,家有病危的公婆,兜里却只有千元,她说,“还是有点不好意思进门”。
边刷微博边讨薪,这一举动在引起一定争议的同时,更多的网友则是纷纷点赞:“讨薪也需要这样的大智慧”。
对话当事人
不会真走回四川,就想引起关注
当时讨薪未果,你们真的决定要徒步走回四川吗?
尚发梦:肯定不会的,有民工拖儿带女的,根本不可能。
那为什么发微博说要徒步回乡呢?
尚发梦:确实是没办法了,身无分文,车票买不到,大家就想能不能通过这种方式引起关注,然后来帮助我们呼吁讨薪。
效果还不错吧?尚发梦:是的。发了微博后,有很多好心人都跟我们联系,有的说要捐钱,还有很多媒体记者打来电话。其实哪怕帮我们转发一下,我们都很感谢。
有好多网友说你们讨薪有智慧,也有网友说你们在炒作?
尚发梦:我们确实被逼得没办法了,都到车站乞讨了,只要还有办法,我们怎么可能放得下这张脸,去要钱嘛。[2]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经济 社会事件